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绿蓝的博客

剪春裁秋人生亦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那年春节,姑娘们鲸吞牛饮...  

2014-02-05 07:21:13|  分类: 军营那些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曾几何时 姑娘们鲸吞牛饮。。。 - 善儿 - 红绿蓝的博客

卓雅鬼使神差地将城南往事提溜出来:“75年的春节,我们仨加上冰雪的老公整整吃了半只大羊,现在想起来都可笑、可怕,而且是用脸盆和电炉炖的,穆秭你信吗”?穆秭闻着羊肉香味拍手称快,这等故事编都编不出来,多好的素材,善儿居然视而不见?善儿嘛,无奈只好撕下脸面,翻箱倒柜,晒晒那些壮志饥餐藏羊肉,笑谈渴饮藏羊汤的画面...

 

上世纪74年末,善儿已经提干了,四个口袋穿在身上好不神气,每月工资52块半,从小长大口袋里没装这么多钱。冰雪和卓雅成天吵着让善儿请客,如何用怎么花正琢磨?赶巧春节前机关大院从西藏拉回牛羊肉,每个干部都有份。善儿将牛肉票换成羊肉票,有不吃牛羊肉的把票给了善儿,这才买了半只大羊,一下花掉十几块钱。赶紧给冰雪、卓雅、刘参谋打电话,大年初一统统到善儿处吃羊肉喝羊汤啊!

 

从高原回来的冰雪就馋羊肉这一口,几天前就留着胃;卓雅准备了姜葱蒜、又做了些油泼辣子、买了10个锅魁(四川的一种烧饼);刘参谋给姑娘们带了一大纸箱西藏的苹果,非常好吃。

 

大年初一,冰雪、卓雅和刘参谋一大清早前后脚地来到善儿宿舍,不见善儿只见纸条。通信兵逢年过节总得战备值班,又加上那几年苏修和越南小老弟总不消停,不断地在边境挑起事端,节前站里还作了战备动员,身为技师的善儿一点都不能懈怠,留下纸条就到机房去了。纸条留言给他们仨交代了任务:电炉和铝盆在床下、电工刀在桌上、洗衣粉在脸盆里、羊肉已大卸八块在铝盆里还没洗、四个暖瓶里都是早上刚打的开水。今天上午善儿我值班,只能吃现成,有劳各位不好意思了。中午见亲爱的们!把大门关好。

 

 国庆节前总机房和载波机房都搬到地下室,原来在通信楼二楼西头的机房闲置了,其中一间分给修理所,善儿有了单独的宿舍,整个机房大门一关就是独立王国了。

 

 似童年过家家情景很有意思,三人兴致勃勃地忙碌起来。只要有刘参谋在,甭提冰雪有多勤快,指挥着大家各尽所能。冰雪用电工刀将前后腿的骨头剔下来,说是留给他家老五加一味什么中药熬汤喝,可以治夜尿症;刘参谋负责洗羊肉,很细心不怕麻烦;铝盆是炊事班用来打菜的油迹斑斑,卓雅用洗衣粉将铝盆洗得锃亮。那时不知道洗衣粉不能用来洗餐具,只是觉得洗油污特效。

 

 炖多少才够吃,大家没有量的概念?都觉得自己的胃很大能装很多,怕不够干脆全部炖了。半只羊要分两次炖。好在电炉的功率很大,一大铝盆羊肉和水很快就咕噜冒泡、羊汤气化缭绕,满屋羊肉飘香。这诱惑,估摸着守着锅边的仨人那宝贵的唾液不知流了多少?

 

 冰雪到楼道站了一会儿回来说,满楼道都是羊肉味,怎么办?如果站领导闻着味来检查,唯一怕的就是烧电炉。说来也怪一向警惕性很高的站长,那天上楼两次都去的是话务班宿舍,居然没有到机房这边来转悠,三人悬着的心掉了下来。大家分析站长一定是嗅觉疲劳,这两天大院家属楼里家家都在炖牛羊肉,站长自己家也是大锅小灶扑腾,整个大院的空气中弥漫着牛羊肉那浓烈的膻香味,至于是哪个方位、哪个角落飘来的,老兵站长的鼻子的灵敏度早就迟钝麻木罢了;还有一种可能是,站长眼中的善儿是个循规蹈矩的干部,才侥幸躲过这一劫。

 

 说老实话,当兵粮食不缺,每月45斤皇粮女兵是吃不完的,缺的就是肉和副食品。那个年代姑娘们没有骨感美的概念,社会认可的是丰满。丰满是健康、是青春、是姑娘们的共识。没有听谁说节食、减肥。想吃肉爱吃零嘴儿,一有机会姑娘们也会死吃海喝的。你看当了几年高原兵的冰雪,那吃相简直就是穷凶极饿。有一次善儿的二嫂带了一只烧鸡,冰雪正好在善儿那里玩,二嫂还没离开她们就迫不及待地啃上了,冰雪连鸡翅膀的骨头都嚼吃了,一个女孩子家家今后怎么找婆家,白长了一副姣好的模样。好在人高马大的刘参谋不嫌弃,几年后把冰雪娶回了家。曰:不是一家人真不进一家门!人家桌娅怎么看怎么量都比冰雪文静。大机关的护士小姐,服务态度是门诊部主任常抓不怠的工作重点。说话做事不温不火,礼貌用语和话务员一样和蔼可亲,仨人的外交卓娅义不容辞。不过那天的羊肉宴卓娅偶露峥嵘,毫不逊色。

 

 清水炖的羊肉只加了一点盐就那么鲜美,强烈地刺激着大家的味蕾。现在这不吃草、改吃科学配方速成的羊肉,怎么做都没有放养的藏羊肉味鲜和天然。那鲜味总吊着善儿的胃口,善儿发誓叫着冰雪和卓娅,一定要去西藏找回当年的味口。

 

 当年怎么干的两盆羊肉细节遗忘,就记得从午饭开始,一直吃到过晚饭的时间。都是用手撕下羊肉,蘸着辣椒不停地往嘴里塞,巾帼不让须眉、谁都不温良恭俭让。狼吞虎咽的速度,使大脑得不到胃饱胀的信息,吃了多少没感觉?羊肉汤权当开水喝。四人比着吃,边吃边说边笑、吃得热气腾腾、额头直淌汗、满脸通红,热得脱掉了棉衣。卓娅还教大家把锅魁掰碎放在羊汤里,说是“羊肉泡馍”。结果全成了面糊糊,大家只好浪费心疼地倒掉了。直到89年善儿在西安空军通信学院参加全军电教学习班时,才知道到什么是“羊肉泡馍”?人家那饼真够劲道、泡不烂。

 那天并没吃得锅底朝天,还剩了小半盆。第二天连冰雪都不想再看见那锅羊肉汤了,善儿送给了楼下的一排长。

 

 四人都吃得很饱很撑,急需消食。刘参谋和卓娅吹口琴,冰雪和善儿自编自演“洗衣歌”“逛新城”;二人又引吭高歌,胡编乱造歌词,大家笑得岔气,差点没翻肠倒肚。年轻就是好,胃满胀的感觉很快就没有了。卓娅回门诊部,明天还要值班。刘参谋晚上十点钟必须归队,冰雪非要十八相送。为了冰雪的安全,善儿只好请了个假,并借来两部自行车,陪刘参谋回驻扎在郊区的汽车团,再回到站里已经十点多了。当晚,冰雪和善儿挤在一个被窝,相互呼吸着对方从胃里散发的羊肉味,酣睡到第二天。

 

 后来的一个礼拜:刘参谋和冰雪屁事没有;卓娅因当晚口渴喝了凉开水,急性胃肠炎打针吃药;善儿内火太旺,口腔溃疡苦不堪言。。。

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5)| 评论(27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